黎鸣夜莺

【幻影少年同人】Phantom(2)

*非原作世界观,四王=死神,子们和绫=亡灵变成的死神使者的设定
*主cp露绫
*文笔差到爆炸,OOC抱歉
*大家的关系参考原作漫画最终话的友好关系

“露露,你……曾经也是人类吗?”
绫斟酌了许久,最终还是用了“曾经”这个词——毕竟死神的使者应该已经不算是人类了吧。
“嗯,露露已经成为焰绯大人的使者很长时间了,所以是小绫的前辈哦!
“有抱着后辈的胳膊不松手的前辈吗?!”
绫压下拔刀的冲动——事实上她的身边也没有武器,又一次试图把属于自己的手臂从露露的怀里抽回来。
“好过分啊小绫——”露露鼓起脸颊不满地瞪着绫,“露露和小绫明明是好朋友的!好朋友难道不应该在一起吗?”
“我们才刚见过面就说什么‘好朋友’,你也太自来熟了吧?”因为被露露抱着手臂贴着身侧导致自己的步伐别扭得寸步难行,绫也回以同样不满的吐槽。
“没办法嘛!以前露露和小绫是好朋友呢,但小绫死后灵魂变成了最初的状态,因此无法记得露露也是情理之中的……唉……”
“焰绯大人和祀翠大人经常告诫我们不要和将死之人扯上关系的,但是小绫实在是太可爱了……不过唯一可惜的是胸部像飞机场。”
露露说着叹起了气,认真地盯着绫毫无起伏的胸前摇了摇头。
“给我收回最后一句!”
绫简直想把生前的自己暴打一顿——和这种黏人无比,只有长得可爱,而且还肆无忌惮地嘲笑自己的身材(尤其是胸部)的家伙交上朋友,当时自己的脑子是被爷爷敲坏了吗?!
“真是的……像你这样的家伙还是少说话多干活吧,这样也能为你能早点回到现世而省去不少时间吧?”
“啊哈哈,这个露露做不到呢。”
露露的脸上依旧挂着灿烂的笑容,视线却游离在不远处的空地上。绫见她这有些不自然的样子,又想起刚刚她告诉自己的话,不由得陷入了疑惑。
“……诶?刚才你不是说……”
“小绫是因为意外事故而死的,因此还有回去的机会,但像露露和志纪、七夜、小泽他们这样气数已尽的死者是无法回到人世的哦。所以我们自愿和焰绯大人缔结了契约,抹去了现世中关于我们的一切,一直在为焰绯大人效劳。”
“原来如此……”
“能见到小绫,也是露露作为死神使者值得庆幸的事情之一呢!因为露露生活的时代已经是很早之前了,那时焰绯大人才刚成为死神没多久,祀翠大人也刚来到焰绯大人身边。”
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觉得难以想象,自愿将自己的存在完全从人世间消除,甚至连已经逝去都不被任何人所知晓,随着世界的流转度过漫长的时代,他们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情去看待世间万物的呢?
“喂,你们到底要打情骂俏到什么时候?”
一道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听上去像是稚气未脱的男孩,却是相当不耐烦的语气。
“这声音……难道是志纪?”
两人的视线前方逐渐显现出一个人的轮廓,随着脚步声的临近,绫看清了来人的样貌。
那是一个在脑袋上反扣着棒球帽的金发小男孩,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个头还没到绫的胸口,瞳仁是润泽而明亮的深海的蓝色。他眯起双眼来表示糟糕的心情,在稚嫩的面庞上又显出几分孩子气来。
“小孩子?长得真可爱……”
话语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
“小绫,不能把志纪当做小孩子来看待。”露露提醒性地用手肘碰了碰绫,小声向她解释道,“志纪只是还没释放出真正的力量而已。”
“……哈?露露,这就是你带来的新人?”
眼前的男孩抬起下巴,趾高气昂地打量着绫,脸上写满了不屑的情绪。
“喂,我问你,面对前辈应该用什么态度来着?”
绫的嘴角抽搐起来——的确不能把这家伙当做小孩子啊,这种恶劣的性格简直让自己想把他结结实实地揍一顿。
露露向前迈了几步把绫护在身后,“志纪!不许欺负小绫!现在大家的关系才刚刚恢复,不是刻意吵架的时候!”
“……哼。”志纪冷哼一声,转过身随意地挥了挥手,“总之快点,泽木和洸还以为你们迷路了呢,特地叫我来催你们。”
绫相当不爽地注视着男孩消失在前方的阴影中,这才发现自己不觉间已经把手指的关节掰得喀叭作响了。如果当时的木刀还在身边的话,自己大概已经狠狠地用它来打那个熊孩子的屁股了吧,她想。
“小绫,志纪他虽然平常就是那副性子,但作为战力还是相当强的……”露露小心翼翼地组织着词汇,“嗯……看在他和露露是同僚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他吧?”
“……和这种家伙在一起相处真是辛苦你们了啊。”
绫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道。
“唔……”露露见绫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不由得发出了苦恼的声音。“总之,前面就是死神的宫殿了,我们快走吧!”
“等等,别总拉着我!!”
露露为了转移绫的注意力,急切地拽着她向前走去,“昶大人应该在等着小绫呢。”
跑得脚步趔趄的绫再次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名字。她不由得对这个死神充满了好奇——虽然名字的读音一模一样,但性格肯定大相径庭吧。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嘲笑二海堂昶那个完全没有认真学习的家伙,比如“死神都比你努力多了”之类的。
两人在赶了大约五分钟的路之后,绫在一栋雄伟的建筑面前被露露带着停下了脚步。
“喔……相当漂亮的宫殿啊!”
面前气派的宫殿表面散着一层浅淡的银色光辉,像是用光滑而纯净的蛋白石铸造而成。入口两旁的白色柱子上雕着规律的华美纹样,看上去穆肃而典雅,通向入口处的楼梯设了两层,中间的落脚平台两边也有坚实的柱子支撑,虽然不高却给人一种威严而庄重的震撼感。
“这里就是光之宫殿啦!”露露兴奋地挥手招呼着绫,“来吧小绫,我们进去!”
宫殿的内部铺着黑白两色的地砖,宽敞的大厅的两侧罗列着纯白色的圆形拱门与柱子,虽是单一的色调却完全没有让绫产生压抑的感觉。说来奇怪,明明连一盏明灯都没有,也到处都看不到门窗,宫殿里却亮如白昼,让绫把所有事物都看得一清二楚——随后她才想起,刚才她们走过的地方既没有阳光也没有照明的工具,明明是死神的领地却相当明亮,这就是生命中的“光”的力量吗?
“终于来了啊,一直在等着你们呢。”
正当绫四处环视着过于宽敞的宫殿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她连忙向前方望去,可眼中所见的身影让她惊得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和印象中的不同,面前穿着镶了金色底边的白色长袍与披风的俊秀少年拥有漆黑的头发与赤红的双眸,但那张脸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绫,欢迎来到死神的宫殿。”
少年微微一笑,友善地向绫伸出了手。
“……二海堂昶?”
绫试探地叫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都非常熟悉的那个名字,而面前的死神点了点头回应她。
“嘛,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吃惊……但可以先跟我过来吗?我带你去见见其他的死神,顺便熟悉一下宫殿的内部构造。”
“啊,好……”
绫顺势答应了下来,脑子里一片混乱,她突然有种自己白活了十六年的感觉。
“小绫,总之相信昶大人吧,他会把一切都解释清楚的。”
露露再次握住了绫的手,虽然灵魂无法感知冷暖,但被温柔触碰的感觉让她稍微找回了往日的冷静与果决。
“好,我们走。”
死神啊亡灵啊,这些东西自己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而真正的死神却是与自己朝夕相处了许久的朋友,虽然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但比起死后依然不明不白地当个行尸走肉,不如去发现这个世界真正的样子吧。
绫回握住露露的手大步向前,“比起死后还被活着时所看到的表象蒙在鼓里,不如让我这个已死之人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吧!”
—TBC—

文笔烂,OOC成狗(
铃野绫:一脸懵逼.gif
还是肝出了第二章的()其实之后的剧情还没想好,比如绫还活着的时候是怎么和露露认识的(这个应该是重点之一吧x)
其实志纪还是挺可爱的就是有点熊,我相信(你看他成年人的样子多帅啊x
虽然很抱歉但是一直很喜欢的刘黑大大说不定在这个脑洞里面不会出场……

【幻影少年同人】Phantom(1)

*非原作世界观,四王=死神,子们和绫=亡灵变成的死神使者的设定,OOC成doge,只是写着玩玩。
*大家的关系参考漫画最终话之后的友好关系。
*主cp露绫大概会推推昶白焰祀和泽洸(前提是如果有后续的话毕竟是写着玩玩(

“小绫!喂——小绫!快醒醒!”
脸颊被不停地拍击,耳边还有吵闹的呼唤声,绫终于忍无可忍地睁开了双眼。
“别吵了,今天可是周末啊!”
——原本的确是打算这样大喊一声来赶走那个不停叫她的那个人的,但绫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啊,小绫,你终于醒啦!吓死我了!”
眼前正喋喋不休的是个穿着漆黑蕾丝裙的少女,紫罗兰色的双目中流转着明亮而欣喜的神采,被黑色丝带绑成双马尾的长发则是罕见的樱色——总之无论怎么看都是个奇特的家伙。
话说,这到底是谁啊?
绫坐起身谨慎地环视四周,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用白色和黑色的正方形色块堆砌而成,就像一个狭小而独立的异空间。
——难道我不是在自己的家里入睡的吗?
绫依稀记得昨天自己还参加了学校的剑道比赛,眼看天色渐晚就径直走着回家了,之后……之后是什么来着?
“最近出问题的亡灵很多,我还以为你也会醒不过来了呢……”
什么?亡灵?这里是哪里?她是谁?我到底怎么了?
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的绫不得不强迫自己飞快地思考起来,随后便因为一阵伴随着眩晕的强烈头痛而被迫作罢。
“请问……”她试探地张了张嘴,庆幸于自己还能发出声音,“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咦?原来小绫不记得露露了?””少女露出了苦恼的神情,但随后可爱的脸庞上又再次浮现起笑容,“那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露露!是影之死神——焰绯大人的使者!”
“然后呢,小绫是因为已经死了,所以现在是亡灵!我们现在在死神的宫殿入口处!”
“……什么?”
绫愣愣地盯着露露看了许久,最后只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略显呆傻的回答。
——我死了?
“嗯……露露知道这件事一时间没法让小绫相信……但的确是真的哦。”少女说着摊开手掌,让一本黑色封面的小册子凭空出现在自己的手中。
“Monochrome……”绫凑上去看了看,发现小册的封面上用烫金的字体写着一些单词,但还没等她看清那到底写着什么,册子就被露露飞快地翻开了。
“铃野绫,享年16岁,死因为回家路上遇到的车祸。”露露一字一句地认真读着册上其中某页的内容,然后抬起头自豪地宣告:“顺便一提,这是露露的王——焰绯大人写的哦!”
“那么,既然你说我死了……”绫不甘心地想做最后的挣扎,“就拿出能够证明它的证据吧!”
“唔,真没办法啊,不过既然是小绫的话就姑且做一次吧!”
露露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皮鞭,她拉开架势将鞭子向空中用力一挥,随后一条半透明的大蛇顺着鞭子划过的轨迹腾空显现而出。
“拜托了!一次就好!显现出小绫的死因吧!”
随后大蛇就像服从了露露的意志般,吐出了一团黑色的烟雾。那团烟雾逐渐成型并从中间开了个口,像是荧屏一样映出了一段真实的场面。
夕阳西下之际在马路边上行走的背着木刀的少女——绫认出了那毫无疑问就是自己,走过马路时突然被一辆横冲直撞的失控车辆撞到了,少女柔弱的身体被抛到了几米开外的地面上,随后鲜血不断流出,行人们的尖叫与呼救声乱作一团,然后画面就停止在了这一刻。
如果说直到刚才的事情都像是在开玩笑的话,那么现在绫所见到的对她而言就无疑是当头一棒。无论是露露所做的神奇的举动,还是亲眼所见的自己的死因,对于绫而言一切都过于冲击性了。
绫就呆呆地坐在那里注视着定格住的画面,久久不发一语。

绫向来是害怕超自然生物的,例如鬼怪或灵魂。因为那些是人类无法用肉眼看见,太刀亦无法斩断的危险之物。
但当她自己也变成死者的时候,反倒是觉得先前自己害怕的东西都不足为惧。
尤其是看到这个自称“死神使者”的少女之后——她原以为死神的使者是披着骷髅外衣,漆黑而无情的生物,然而面前这个十分吵闹又好动过头的露露则干脆利落地反驳了她一直以来的猜想。
死者向来都是有各种各样的遗憾之事,绫也不例外。
比如因为器重她而交给她风纪委员一职的恩师,比如同处剑道部的伙伴们,比如从小就开始培养她在剑道方面的天赋的父亲与祖父,还有一直对她十分宽容而慈爱的母亲……她还没来得及做好与他们永别的准备。
“原来死亡是这么一回事吗……”
绫喃喃自语道,想到自己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就悲哀得几欲落泪。
“小绫……?”似乎是察觉到了绫悲伤的情绪,露露向绫的身边挨得更近了,“不用这么低落嘛!露露之所以会来接小绫,是因为小绫‘被选中了’哦!”
“‘被选中’是……什么意思?”绫不解地询问,随后露露就像是被赋予了重任一样高兴地为她娓娓道来:“让露露来解说一下吧,首先就要先从死神开始说起啦!”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四位死神——两位光之死神与两位影之死神,而每一位死神又可以拥有五个使者,是从像小绫这样的人类中选拔而来的。光与影是成对的,因此死神也会结为搭档,光之死神负责审视死者生前的事迹,影之死神负责安排死者死后的归所——是投胎转世,还是像小绫这样作为资质优秀的人被选中,然后得到重返人间的机会。
“我……能重返人间?”
绫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在心中燃起了希望——不管怎么说能够再次见到死后无比思念的人们都是一件好事,而露露笃定地点了点头,又让绫心中希望的火焰蹿得更高了。
“……露露的确很想这么确定地告诉你啦,但一切都要取决于小绫的表现。”
“那么,我应该做些什么才好?”
“选上小绫的死神是白银大人——也就是另一个影之死神,的搭档昶大人。小绫需要做的就是在一定期限内作为昶大人的使者来为他工作,就像露露效忠于焰绯大人一样。”
解释完毕后,露露拉起了绫的手臂,“露露只是负责来接小绫的,我们快走吧,别让昶大人等太久了!”
昶……?听到这个名字的绫一愣,但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个成天和伙伴一起逃课让自己四处寻找头脑却好得不得了的家伙居然和死神同名,真是一大奇闻。
绫借着露露的力量站起身,虽然还是有些头晕而站立不稳,但比起刚才已经缓和很多了。
两人的面前凭空打开了一个裂缝,露露拉着绫的手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TBC—
真的只是写着玩玩,我也想看看强势的小绫啊(大概之后会有

【幻影少年同人】ハジマリ

本来想推昶白和露绫的结果搞出了一篇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结局以后的各种私心妄想,因为结局给人留下了很大的脑补空间x

原本就不是擅长写同人的人但因为太喜欢了所以还是忍不住写了写,完全自娱自乐向而且超级OOC(露绫这对百合多好但是没找到粮,下次再割割腿肉吧x

露露的形象总让我想起甜甜的草莓蛋糕x

一直感觉绫才是作者亲女儿啊!还我贤吾啊可恶!!

话说这里的绫是不是对露露过于坦率了x

那么正文在下面:

原本这是个安静而舒适的周末——至少绫在几秒钟之前还是这么想的。

离和昶他们重逢又约定下次再见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绫的日常生活依旧有条不紊地继续着。这个周末公司不用加班,也就意味着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了,然而正当绫十分舒服地躺在床上放松劳累了一周的身体并且享受着难得的美梦之时,吵闹的门铃与敲门声一齐响了起来。

这样的噪音传入耳中当然无法让她继续休息了。像这种周末专门挨家挨户地敲门来骚扰人的家伙大概只有厚脸皮的推销员了吧——绫满心愤怒地推测道,强压下想把对方拖进自家的道场痛殴个三百顿的心情,迅速穿好衣服就气势汹汹地拉开门。原本想大声吼几句进行气势压制从而达到赶走对方的目的,但绫在看到门外客人的样貌之后,极度不满的表情立刻转为了惊讶与喜悦。

“昶!”

“哟,好久不见。”

她熟悉的少年——现在已经是新任光之王的昶轻松地笑着向绫挥挥手,随后从他的背后闪出了一个樱色的身影直直地扑进她的怀里。

“小绫——好久不见!”

“露露!?你怎么也来了?”

“昶大人今天忙里偷闲跑来人类这里玩,露露就跟着一起来看小绫了!”

粉发的少女亲昵地环住她的脖子,柔软的脸颊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

“呜哇……不要用那么大力……”

绫刚才就被冲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现在又被勒得差点窒息,只好感叹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黏人。

“真是的,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拆穿我……”

身后的昶则是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

“因为约好了下次再见的,所以就想着来看看你。”昶不好意思地指了指绫那头乱糟糟地披在肩上的长发,“抱歉啊,好像打扰到你睡觉了。”

“不不,我没在意的!要是被爷爷看见这副懒散的样子估计又要被骂了吧,哈哈。”

绫害羞地笑着摆了摆手,飞快地理了理因为刚起床而翘起的头发,带着身上的粉色大型挂件艰难地给门口挪出了空位,“来,快进来吧!”

“好久都没有来小绫的家里了呢!真怀念啊!”

露露终于松开了抱住绫的双臂,跑进房里兴高采烈地四处打量。

“现在爸妈和爷爷都出门了,一时半会儿大概回不来——虽然这么说,但是别闹得太厉害了。”

“嗯——知道啦!”

露露虽然满口答应,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地四处跑动,挨个打开房间的门将头伸向屋内张望,“嗯,露露之前的房间在……”

“对了,昶。”

趁着露露还在家里到处乱逛,绫抓住了能和好友说话的机会向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昶搭话道。

“白银没和你们一起来吗?”

“嗯,那家伙啊,如果没什么要紧事或者下界巡查几乎是不会出门的,更何况是陪着搭档一起偷懒。”昶难得地露出了有些苦恼的神色,“祀翠和焰绯最近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所以也没好意思打扰他们两个。”

“没想到光之王也会偷懒啊,是瞒着洸跑来的吧?”绫不由得笑着打趣道,“以前昶也是这样呢,经常翘课跑到各种地方。”

昶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看着和当时相比起来外貌丝毫没有变化的少年,想到曾经亲密无间的三人组如今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过着日常生活,绫不禁有些感伤起来。

“和白银的相处还顺利吗?”

“啊,还算得过去吧。一开始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做不好,经常被他一脸不耐烦地说教。现在终于也勉强能做到让他没什么话说的地步了。”

“那可真是不错啊!昶,干得漂亮!”

昶和白银的那场激烈的战斗如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得知这对搭档之间已经能够好好相处之后,绫发自内心地笑逐颜开。

“那家伙和焰绯的关系也在改善,也能露出稍微柔和点的表情了,姑且算是件好事吧。”

昶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该说不愧是光之王吗,那笑颜让绫的内心也温暖了起来,“下次试着说服他和祀翠焰绯他们一起来吧。”

“是呢,大家都好久没见了……”

绫想象着曾经的伙伴在一起重逢的样子,不由得眼眶发酸。

和白银、洸、祀翠、焰绯、志纪还有露露和昶,不是作为敌对的双方,而是一同维持光影平衡的友人再次相聚的话,一定会是非常美妙的光景吧。

但是那位少年——拥有向日葵一般灿烂的金色头发的少年,已经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好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察觉到绫的情绪的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低沉而有力,“我一直有种感觉,贤吾并没有离开我们,而是站在更高的某个地方注视着我们的一切——说不定刘黑也是如此。”

“我们会代替遗忘他的人们记住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牺牲。逝去的人会把希望托付给活着的人,因此我更要和白银一起守护这个世界。不要难过了,绫,我们绝不会忘记他。”

“好,我明白了。”

绫用力点点头,努力眨了几下眼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堵了回去,“昶比起以前进步了不少嘛,之前好像从来没那么坦率过呢。”

“你不也是,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完全是一副男人婆的样子嘛。”

“你、你说什——”

“小绫——!”

正当绫打算像从前那样用拳头不轻不重地敲几下昶的时候,露露再次飞扑了过来。

“呜哇……你要是每次都这样的话我就要有听到你叫我就会下意识地躲避的条件反射了啊……”

感受着露露的大力拥抱,绫虽然呼吸困难但还是坚持着说完了整句话。

“小绫,我们去道场吧!”

露露好像对绫的话完全不在意,说着就拉起绫的手向道场的方向走去,完全无视了被拽得莫名其妙的绫的反应。

“等等,为什么突然想去道场?”

“小绫还记得吗?那是我们结下友谊的地方啊!”

露露边走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灿烂地笑着,衬得可爱的面庞更加柔和了,“当时用双刀战斗的小绫真的超——帅气呢!”

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伸出双臂比划一个圆的露露,绫噗地一声也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记得当时你下手也超——狠的哦?”

“嗯——露露后来也有反省的!”

露露鼓起脸颊向绫卖着萌,摇晃着绫的手臂又像小猫一样蹭了蹭绫的肩膀。

“好好,其实我也没要怪你啦。那次决斗双方都有好好拼尽全力,倒不如说非常畅快淋漓呢。”

回想起那次惊心动魄的决斗,绫也久违地心潮澎湃起来。

先前还在互相厮杀的敌人现在能够成为如此亲密的友人,想想实在是不可思议。但这正是世上的光和影应有的样子——她们本就不是为了互相对立,而是共同协力才相遇的。

“小绫在这方面非常帅气嘛!”

“我可是无论哪方面都很帅气哦?”

听到露露的称赞,愉快的情绪从心底油然而生。

“怎么样,这次你要战斗到胜出吗?”

拉开家中道场的门,绫半开玩笑地转头问向身旁的友人。

露露闻言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不用啦!朋友之间是不需要战斗的,所以和解!”

“哈哈,当时还以为你是个战斗狂呢,没想到是个相当重情义的家伙嘛。”

“哇!小绫好过分!”

话音刚落,两位女孩子便打闹着嬉笑了起来。

“喂,你们倒是相当利落地把我无视了啊。”

被闪了一脸的昶表示,女孩子的友情真是神奇的东西啊。

“那么下次昶大人就把白银大人也带来吧!”

“那家伙可不是说偷懒就偷懒的类型啊……只有等到下次巡查的时候了。”昶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王宫里真的无聊到爆,真亏他有这个耐心一直待在那里啊。”

“唔,用好吃的东西邀请白银大人也不行吗?露露觉得草莓蛋糕最美味了!”

虽说如此但白银完全不像是会为人类的美食所动的人呢,绫认真地思考道。提到食物肚子便发出了“咕噜”的声音,绫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

“糟了,家里没吃的了……”

跑到厨房打开冰箱门的发现对于饿着肚子的绫来说无异于一个特大号打击。

“那我们一起去吃草莓蛋糕吧!露露请客!”

露露兴致勃勃地举起手提议道,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绫虽然很想吐槽“你哪来的钱啊”,但略微思考后就摆在了美味点心的诱惑下。

“洸兄和祀翠都以前都在这边的世界工作过,所以钱什么的我们倒是剩下不少。”昶为了让绫放心而认真地向她解释道,“总之大家都是良好市民,没偷没抢。”

“我可没怀疑过你们干这种事哦。”最后一句话让绫忍不住又笑出了声,“大家都在这边努力过呢。”

“露露要给小绫梳头发!”

不知何时露露已经拿着梳子等在绫的身后了,“对于打扮露露可是相当在行的!”

“唔……”

看着一脸期待的露露,绫也不好意思拒绝,正好想起自己的头发还没梳理,索性直接点了点头。

“好吧。”

“耶!小绫最好啦!”

露露直接从餐厅里搬来一把椅子让绫坐下,自己站在绫的身后用梳子耐心地梳着绫的发丝。

“小绫的头发又软又滑,手感真好♪!”

感受到梳子轻柔地抚过长发按摩着头顶,绫不禁惬意地眯起了双眼。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绫的头发才刚刚到能扎起来的长度,现在已经这么长了呢。”

小心翼翼地把将绫的头发拢在自己的手心中,露露边给绫扎着马尾边感叹道。

“毕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嘛。”

无法回忆起同伴的那段日子是如此的漫长,但在终于见到他们之后,回想起来又好像只过了一瞬间一样。

“好啦,完成!因为手边没有多余的发圈所以没法扎更好看的发型,有点遗憾呢。”

绫拿起手边的镜子,看到自己的头发被梳理得连一丝碎发都无法发现,高马尾衬得整个人都显得精神饱满。

“不,已经很棒了,谢谢你。”

“那我们出发吧,小绫!”

“等等我,我先换鞋!”

绫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鞋跟,匆匆忙忙地穿好鞋后打开了门。

抬头望了望晴朗的万里苍穹,感受着轻抚着面颊的微风,绫舒服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个不错的天气啊。”

“小绫,走吧!”

露露挽起绫的手臂,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冲出门外,昶也紧跟着她们走向不远处的街道。

温暖的光芒洒了他们满身,将他们的影子柔和地映在坚实的地面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