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鸣夜莺

【幻影少年同人】ハジマリ

本来想推昶白和露绫的结果搞出了一篇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结局以后的各种私心妄想,因为结局给人留下了很大的脑补空间x

原本就不是擅长写同人的人但因为太喜欢了所以还是忍不住写了写,完全自娱自乐向而且超级OOC(露绫这对百合多好但是没找到粮,下次再割割腿肉吧x

露露的形象总让我想起甜甜的草莓蛋糕x

一直感觉绫才是作者亲女儿啊!还我贤吾啊可恶!!

话说这里的绫是不是对露露过于坦率了x

那么正文在下面:

原本这是个安静而舒适的周末——至少绫在几秒钟之前还是这么想的。

离和昶他们重逢又约定下次再见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绫的日常生活依旧有条不紊地继续着。这个周末公司不用加班,也就意味着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个懒觉了,然而正当绫十分舒服地躺在床上放松劳累了一周的身体并且享受着难得的美梦之时,吵闹的门铃与敲门声一齐响了起来。

这样的噪音传入耳中当然无法让她继续休息了。像这种周末专门挨家挨户地敲门来骚扰人的家伙大概只有厚脸皮的推销员了吧——绫满心愤怒地推测道,强压下想把对方拖进自家的道场痛殴个三百顿的心情,迅速穿好衣服就气势汹汹地拉开门。原本想大声吼几句进行气势压制从而达到赶走对方的目的,但绫在看到门外客人的样貌之后,极度不满的表情立刻转为了惊讶与喜悦。

“昶!”

“哟,好久不见。”

她熟悉的少年——现在已经是新任光之王的昶轻松地笑着向绫挥挥手,随后从他的背后闪出了一个樱色的身影直直地扑进她的怀里。

“小绫——好久不见!”

“露露!?你怎么也来了?”

“昶大人今天忙里偷闲跑来人类这里玩,露露就跟着一起来看小绫了!”

粉发的少女亲昵地环住她的脖子,柔软的脸颊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

“呜哇……不要用那么大力……”

绫刚才就被冲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现在又被勒得差点窒息,只好感叹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黏人。

“真是的,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拆穿我……”

身后的昶则是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

“因为约好了下次再见的,所以就想着来看看你。”昶不好意思地指了指绫那头乱糟糟地披在肩上的长发,“抱歉啊,好像打扰到你睡觉了。”

“不不,我没在意的!要是被爷爷看见这副懒散的样子估计又要被骂了吧,哈哈。”

绫害羞地笑着摆了摆手,飞快地理了理因为刚起床而翘起的头发,带着身上的粉色大型挂件艰难地给门口挪出了空位,“来,快进来吧!”

“好久都没有来小绫的家里了呢!真怀念啊!”

露露终于松开了抱住绫的双臂,跑进房里兴高采烈地四处打量。

“现在爸妈和爷爷都出门了,一时半会儿大概回不来——虽然这么说,但是别闹得太厉害了。”

“嗯——知道啦!”

露露虽然满口答应,但还是忍不住兴奋地四处跑动,挨个打开房间的门将头伸向屋内张望,“嗯,露露之前的房间在……”

“对了,昶。”

趁着露露还在家里到处乱逛,绫抓住了能和好友说话的机会向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昶搭话道。

“白银没和你们一起来吗?”

“嗯,那家伙啊,如果没什么要紧事或者下界巡查几乎是不会出门的,更何况是陪着搭档一起偷懒。”昶难得地露出了有些苦恼的神色,“祀翠和焰绯最近的关系越来越好了,所以也没好意思打扰他们两个。”

“没想到光之王也会偷懒啊,是瞒着洸跑来的吧?”绫不由得笑着打趣道,“以前昶也是这样呢,经常翘课跑到各种地方。”

昶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看着和当时相比起来外貌丝毫没有变化的少年,想到曾经亲密无间的三人组如今只剩自己一个人在过着日常生活,绫不禁有些感伤起来。

“和白银的相处还顺利吗?”

“啊,还算得过去吧。一开始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做不好,经常被他一脸不耐烦地说教。现在终于也勉强能做到让他没什么话说的地步了。”

“那可真是不错啊!昶,干得漂亮!”

昶和白银的那场激烈的战斗如今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得知这对搭档之间已经能够好好相处之后,绫发自内心地笑逐颜开。

“那家伙和焰绯的关系也在改善,也能露出稍微柔和点的表情了,姑且算是件好事吧。”

昶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该说不愧是光之王吗,那笑颜让绫的内心也温暖了起来,“下次试着说服他和祀翠焰绯他们一起来吧。”

“是呢,大家都好久没见了……”

绫想象着曾经的伙伴在一起重逢的样子,不由得眼眶发酸。

和白银、洸、祀翠、焰绯、志纪还有露露和昶,不是作为敌对的双方,而是一同维持光影平衡的友人再次相聚的话,一定会是非常美妙的光景吧。

但是那位少年——拥有向日葵一般灿烂的金色头发的少年,已经永远都不会再来了。

“……好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察觉到绫的情绪的昶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低沉而有力,“我一直有种感觉,贤吾并没有离开我们,而是站在更高的某个地方注视着我们的一切——说不定刘黑也是如此。”

“我们会代替遗忘他的人们记住他的一切,包括他的牺牲。逝去的人会把希望托付给活着的人,因此我更要和白银一起守护这个世界。不要难过了,绫,我们绝不会忘记他。”

“好,我明白了。”

绫用力点点头,努力眨了几下眼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堵了回去,“昶比起以前进步了不少嘛,之前好像从来没那么坦率过呢。”

“你不也是,当年在学校的时候完全是一副男人婆的样子嘛。”

“你、你说什——”

“小绫——!”

正当绫打算像从前那样用拳头不轻不重地敲几下昶的时候,露露再次飞扑了过来。

“呜哇……你要是每次都这样的话我就要有听到你叫我就会下意识地躲避的条件反射了啊……”

感受着露露的大力拥抱,绫虽然呼吸困难但还是坚持着说完了整句话。

“小绫,我们去道场吧!”

露露好像对绫的话完全不在意,说着就拉起绫的手向道场的方向走去,完全无视了被拽得莫名其妙的绫的反应。

“等等,为什么突然想去道场?”

“小绫还记得吗?那是我们结下友谊的地方啊!”

露露边走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灿烂地笑着,衬得可爱的面庞更加柔和了,“当时用双刀战斗的小绫真的超——帅气呢!”

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伸出双臂比划一个圆的露露,绫噗地一声也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记得当时你下手也超——狠的哦?”

“嗯——露露后来也有反省的!”

露露鼓起脸颊向绫卖着萌,摇晃着绫的手臂又像小猫一样蹭了蹭绫的肩膀。

“好好,其实我也没要怪你啦。那次决斗双方都有好好拼尽全力,倒不如说非常畅快淋漓呢。”

回想起那次惊心动魄的决斗,绫也久违地心潮澎湃起来。

先前还在互相厮杀的敌人现在能够成为如此亲密的友人,想想实在是不可思议。但这正是世上的光和影应有的样子——她们本就不是为了互相对立,而是共同协力才相遇的。

“小绫在这方面非常帅气嘛!”

“我可是无论哪方面都很帅气哦?”

听到露露的称赞,愉快的情绪从心底油然而生。

“怎么样,这次你要战斗到胜出吗?”

拉开家中道场的门,绫半开玩笑地转头问向身旁的友人。

露露闻言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不用啦!朋友之间是不需要战斗的,所以和解!”

“哈哈,当时还以为你是个战斗狂呢,没想到是个相当重情义的家伙嘛。”

“哇!小绫好过分!”

话音刚落,两位女孩子便打闹着嬉笑了起来。

“喂,你们倒是相当利落地把我无视了啊。”

被闪了一脸的昶表示,女孩子的友情真是神奇的东西啊。

“那么下次昶大人就把白银大人也带来吧!”

“那家伙可不是说偷懒就偷懒的类型啊……只有等到下次巡查的时候了。”昶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王宫里真的无聊到爆,真亏他有这个耐心一直待在那里啊。”

“唔,用好吃的东西邀请白银大人也不行吗?露露觉得草莓蛋糕最美味了!”

虽说如此但白银完全不像是会为人类的美食所动的人呢,绫认真地思考道。提到食物肚子便发出了“咕噜”的声音,绫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

“糟了,家里没吃的了……”

跑到厨房打开冰箱门的发现对于饿着肚子的绫来说无异于一个特大号打击。

“那我们一起去吃草莓蛋糕吧!露露请客!”

露露兴致勃勃地举起手提议道,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绫虽然很想吐槽“你哪来的钱啊”,但略微思考后就摆在了美味点心的诱惑下。

“洸兄和祀翠都以前都在这边的世界工作过,所以钱什么的我们倒是剩下不少。”昶为了让绫放心而认真地向她解释道,“总之大家都是良好市民,没偷没抢。”

“我可没怀疑过你们干这种事哦。”最后一句话让绫忍不住又笑出了声,“大家都在这边努力过呢。”

“露露要给小绫梳头发!”

不知何时露露已经拿着梳子等在绫的身后了,“对于打扮露露可是相当在行的!”

“唔……”

看着一脸期待的露露,绫也不好意思拒绝,正好想起自己的头发还没梳理,索性直接点了点头。

“好吧。”

“耶!小绫最好啦!”

露露直接从餐厅里搬来一把椅子让绫坐下,自己站在绫的身后用梳子耐心地梳着绫的发丝。

“小绫的头发又软又滑,手感真好♪!”

感受到梳子轻柔地抚过长发按摩着头顶,绫不禁惬意地眯起了双眼。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绫的头发才刚刚到能扎起来的长度,现在已经这么长了呢。”

小心翼翼地把将绫的头发拢在自己的手心中,露露边给绫扎着马尾边感叹道。

“毕竟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嘛。”

无法回忆起同伴的那段日子是如此的漫长,但在终于见到他们之后,回想起来又好像只过了一瞬间一样。

“好啦,完成!因为手边没有多余的发圈所以没法扎更好看的发型,有点遗憾呢。”

绫拿起手边的镜子,看到自己的头发被梳理得连一丝碎发都无法发现,高马尾衬得整个人都显得精神饱满。

“不,已经很棒了,谢谢你。”

“那我们出发吧,小绫!”

“等等我,我先换鞋!”

绫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提着鞋跟,匆匆忙忙地穿好鞋后打开了门。

抬头望了望晴朗的万里苍穹,感受着轻抚着面颊的微风,绫舒服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真是个不错的天气啊。”

“小绫,走吧!”

露露挽起绫的手臂,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冲出门外,昶也紧跟着她们走向不远处的街道。

温暖的光芒洒了他们满身,将他们的影子柔和地映在坚实的地面上。

—END—

评论